九千轩辕

做一棵自强不息的圣诞树,在极地里摇啊摇啊摇⊙▽⊙

愿世长安(第二章 精修)

全文:(楔子) (1) (2) (3) (4) (5) (6) (7)(8)


第二章

 

“话说某朝有一镇边藩王,手握重兵,深得皇帝宠信,百姓爱戴。这一年藩王携女入京朝贺,世人尚不知这位郡主殿下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但闻陛下已有意与藩王结亲,京中诸位皇子都在备选之列。尤其是朝中七皇子,年少俊朗,英武不凡,正在适龄……”林殊从青石上跳下,躲过萧景琰捶过来的拳头,“景琰,哎,别生气啊,我就开个玩笑。”萧景琰面上有些红,瞪了好友一眼,收了手,“你别胡说,霓凰郡主是女儿家,这样乱传有损她的清誉。”

“这地方就只有你和我,第三个鬼影子都没有。反正我是不会到处乱嚷嚷,要是有闲话传出去,肯定是你的问题。”林殊见萧景琰眼睛瞪圆,知道自己不好再惹下去了,连忙摆手认输,“但是你七皇子正直善良,根本做不出这种事情,有什么可担心的。不打了不打了,我上午被我爹好一顿操练,没力气和你再闹。”

“就是有力气你也不一定能打过我好不好,别说的像是你总在让我。”萧景琰笑,拉着林殊寻了处干净草地躺下。两人身处之处是金陵城郊,这里好山好水好风光却人迹罕至,起先林殊发现了这里,总拉着萧景琰跑过半个金陵出来在这边闲坐,不知不觉两人在这里度过的时间就越来越多。此处也的确较很多地方都自由一些,萧景琰与林殊或是在此习武切磋,或畅谈理想抱负,喜欢做什么都可以。

“虽然我之前是在开玩笑,但是景琰,你还真有可能和那个穆霓凰结亲。”林殊在草地上滚了两圈,忽然开口又提刚才的话题,萧景琰立刻翻起身要来扑他,被林殊架住,反身压在草地上,“想想也不奇怪啊,穆家是异性藩王,每代都和皇家有亲,可你四姐比那边的小世子大了一倍有余。这次穆王爷进京带上了女儿,肯定是要订婚事的。”见萧景琰听的认真,林殊松了力道,但是仍然趴在对方身上,反手摸来一根草故意往萧景琰脸上乱扫,只为看好友躲避不得的样子,“你和那位南境郡主的年龄最相近,武功也好,文采又是太子殿下一手教出来的,整个京城就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了。”

“我前面有五哥六哥,我着什么急。”萧景琰被林殊弄得鼻子发痒,用了点力气将林殊从身上推开,他稍微坐起身盯着仰躺在一旁的林殊看了一会又开口,“说到年龄相当,霓凰郡主和你年龄更近,要讲文采武功你更是不输给任何人”林殊难得听好友这样直白的夸奖自己,脸上才显出些得意,又听萧景琰继续道,“这么说来你去娶郡主更合适。”

“景琰你说的根本不可能,我爹正值壮年,不可能从赤焰军主帅位置上退下来,穆王府则是世代镇守南境号令几万大军,我们两家交好容易但绝不可能结亲。”林殊揪了草扔到萧景琰身上,七皇子依样效仿,两人周围的草木算是祸从天降得了无妄之灾。

“就算以后我真要娶亲,那我就找一位真的懂得我体谅我的,像是我爹我娘那种……不说了不说了,真是,你提这事儿做什么。”萧景琰心道明明先说起这件事的是你,怎么就怪在我身上,“你要是想和林帅和晋阳姑姑一样可不容易,我皇长兄下个月也要大婚了,之前我问他,他都没见过我未来皇嫂几面。”

“是啊,太子殿下今年就大婚了,时间过得可真快。”林殊没有再闹,躺下舒展身体望向天空,这一刻有清风绕身好友在侧,他觉得如此惬意,甚至生出了一些望时间停驻的胡乱念头,林殊很快又笑起自己无端感慨这些像个老人,“景琰,下半年我就和我父帅一起走了,你不打算和我说点什么吗?”他拽了拽萧景琰的衣服,对方与他同侧躺下来,“有啊。”林殊听得此言,心中涌起不明的欣喜。

“你具体什么时候走,能赶上参加皇长兄大婚吧,我都和大哥说了要和你一起帮他保护嫂子呢,五哥坏主意特别多,老二上次娶侧妃办了小宴你没去,他说动了三哥六哥一起把景宣折腾得好生狼狈。”萧景琰一口气说完,扭头见林殊一脸欲言又止的无奈表情看着他。“你怎么这个样子,总不会突然怕得罪我那几个兄弟了吧,你什么时候怕过他们。”

“你要和我说的就这个事情?没别的了?”

“离你走还好几个月,要是现在就说送别也有点太早了吧,我要说的话到时候我就说了。”萧景琰坦然道。

林殊觉得萧景琰的确说的没错,刚才心里有的一点古怪情绪消散了,就是他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方才究竟想了什么,笑容又回到他的脸上,“也是,我出征,你就在金陵好好呆着,等我回来给你讲真正的军营和战场,让你羡慕去。”

“要不是因为我是皇子,哪里还轮得到你在我面前炫耀。等我明年成年可以出宫建府,立刻就向父皇和大哥请差事去历练,总有一天我要去林帅麾下,那时咱们再比试,你可别让我失望了。”

“景琰你要小心一点。”“什么?”“我感觉我要不拉住你,你就快飞到天上去了。”“林殊你别跑!”

 

开文十五年盛夏之时,金陵城中有两件大事最值得一提,一是镇守南境的穆王爷进京述职,二是梁国太子萧景禹终于大婚。

穆霓凰进京后便被太皇太后留在了身边,几日下来各种皇亲贵胄也都见到了这位身份尊贵的小姑娘,自然林殊与萧景琰当然也在其列。对这个初来乍到的金陵新贵,林殊与萧景琰各自被长辈们叮嘱了好几次招待她要守礼守节,决不可贸然唐突了对方。

“爹,你说让儿子小心那个穆霓凰还更对一点吧,你肯定看不出那个小姑娘力气特别大,你看她给我拧的这印子,这都三四天了还没消。”林燮没有听漏林殊的小声抱怨,这位父亲不需没问事情缘由,拿起手边书册敲了自己儿子一下,“你没欺负郡主,人家也不可能上来就这么问候你?到底干了什么我懒得问,今天训练多一个时辰。”“其实这真是南境的见面礼节,显得亲切,爹,我今天约了景琰,您饶了儿子这回,让他等我我又得被笑。”林殊苦了脸,虽说捕小雀吓那个穆霓凰是他的有错,可是霓凰郡主根本没惊到,他也得了教训,人家姑娘都说他们这是不打不相识了,只怪他自己没事提起。

“那更好了,让七皇子笑笑你,你还能知羞点,你比霓凰大了两岁,竟然没有分寸的胡闹。”林帅拿起手边公务准备处理,林殊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下文,偷偷后退打算溜走,“我会让小聂盯着你,他说话真假特别好分辨,你要是让他放你先走,我打你们两个板子。”

萧景琰下午的时候来赴约,问了林府的人却得知林殊还在校场上,熟门熟路走过去便看到好友正与人对招。林殊手中长剑招式凌厉,与他相对的是赤焰军中名为聂铎的小将,说是小将其实比萧景琰还大一岁,不过林殊与他切磋之间也全不见吃力,虽然额上出了层薄汗,但萧景琰同样能看到好友自信的笑容。

“殿下您来了。”萧景琰正看的认真,身旁忽然有人问候,转头便见到林燮元帅,“林帅,我来找小殊,他还没下场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

“等他还要好久呢,今天我罚了他多练一个时辰。”林燮看向场内,正好对上林殊飘过来的眼神,“不专心就加练,七殿下给你求情也没用。”只见林殊立刻又在场内专心应对起来,林燮低头发现萧景琰略有尴尬地看着他,“殿下不明白老臣怎么猜到你要求情的?但凡小殊犯错,殿下你向来是不问缘由先替他说话,不是吗?”萧景琰无言以对,林燮又是一笑,“这次你可没办法帮他顶下事来了,他亲口承认去戏弄霓凰郡主,证据现在还在他胳膊上留着。”谁知萧景琰踌躇下还是开口了,“林帅,你说的事情我知道,其实我当时也在场……”他说到一半便被林燮做了个手势止住,对方直接帮他把后面的话补了全,“你又比小殊大两岁,他少年心性一时冒失,你没管住其实错处在你不在他是吧。殿下,你这些话老臣听了都不下十几次了,说的时候词都不太换。”

萧景琰方才不过面有赫色,现在他的耳朵都禁不住有些红起来,这回真是说不出什么来了。

“父帅你不许逗景琰啊!他嘴笨!”林殊使了力击开聂泽的长枪,就势撞进对方怀中,剑柄敲在了聂小将胸口。他将这一回合赢下,暂时下场休息就看见好兄弟面色通红的呆在自己父亲身边,立时猜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便开口回护。萧景琰又被好友说笑,在林殊要来搭他肩膀时退一步躲开,”小殊你先练着,我去看看晋阳姑姑。“还没等林殊再说一句,他匆匆对林燮行了礼就跑走了。

“景琰……”没怎么受过这种待遇的林殊伸出的手还没收回来,“给你求情的人不在了,还有半个时辰,儿子你还是抓紧些吧,小聂又在等你了。”林帅功成身退,留下自己儿子一人,施施然走了。

 

“聂二哥的力气总是像用不完似的,我到后来都有些手酸了,他倒是越战越勇了。”走在金陵街道上,林殊还说着这日加训的事情,“那后来是你赢了还是聂铎赢了?”萧景琰顺着林殊的话发问,不用转头去看就知道对方脸上一定出现了他极为熟悉的愉悦笑容,“当然是我,我最近新学了招数,以短兵对长兵,聂二哥使枪我用剑正好可以试验一下。”

林殊跳到萧景琰身前演示动作,“二哥他要攻我下路,我趁机用剑别住他的枪尖,顺势踏上去,差一点我就能将他逼得长枪离手了。不过二哥握枪握的稳,我也就令他顿了一顿,但最后还是我赢了。”他在大街上倒着身子行走,萧景琰一边看他腾挪旋转,一遍替他注意身后,免得林殊撞到别人。两人离得并不远,林殊以臂拟剑刺向萧景琰胸前,差半掌距离恰恰停住,萧景琰握住他的手把他拽回身边,“知道你最厉害。”“真的我最厉害?”林殊搭上萧景琰肩膀,两人挨在一处继续走,萧景琰瞥了好友一眼,“别想套我的话让我认输,我的确没有小殊你聪明,但是林帅也夸我基本功扎实较你也不遑多让,等我下次找你一定穿件好活动的衣服下场和你比一番。”

林殊与萧景琰都是自幼习武爱武,两人之间什么都能商量分享,只有在武艺这点上总有竞争。二人从小比到大,从没真分出高低输赢,反正武之一道切磋的多了常有别样心得,久而久之也成了他们交往的一种方式。

“对了,说到武功,皇长兄府上最近来了位奇人,估计就和聂家大哥差不多年纪,可是武功好的不得了,据说和夏春大人交手走了十几回合就赢了。”萧景琰说着就看到林殊眼睛亮了起来,“我可以带你去见那位高手,但你可别追着人家比试,东宫这几天人人忙得脚不沾地,咱们不能给皇长兄添麻烦,你慢点啊小殊。”萧景琰话未说完就已经被林殊勾着脖子掉转方向,朝着东宫为四方贤士特建的会馆方向去,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好友听没听进去哪怕一半。

来投奔东宫的武术奇人叫做蒙挚,今年不过二十几岁,可已经目敛精光、举重若轻,任谁都看得出是一位内家功夫已有所成的高手。林殊和萧景琰来拜访时,这位蒙挚先生正在院中打拳,端得是拳拳生风刚强威猛,殊琰二人在一旁看着眼睛都忘了要眨。蒙挚一套拳法收势,气息一丝不乱,随手拿了放在一边的巾子擦了擦脸,转身看到门口站的两个少年也是一愣,”你们是谁?来找我的吗?“这么久他竟然也没注意有人来了。

“蒙先生,在下萧景琰,这是我好友林殊,久闻蒙先生武艺惊人,特来拜访,望先生见谅。”萧景琰与林殊抱拳行礼,林殊止不住地盯着蒙挚看,眼睛里跃跃欲试的意思挡都挡不住。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太子殿下的弟弟吧,他和我提过。”蒙挚性子直爽,他是个天生武人,除了修习武艺万事都不上心,“叫什么先生,我最讨厌那些之乎者也不离口的教书先生了,直接叫我蒙挚就好,或者蒙大哥也行,我应该是比你们两个大一点。”他将两个少年人招进院子里,院中有石桌上面摆了茶壶,蒙挚风风火火跑进屋子里拿了茶杯出来,给林殊与萧景琰一人倒了一杯,“这个茶很好,尤其解渴。”

林殊看了看那没什么颜色的茶水,心说当然解渴,这位又是和景琰一样水牛一个。

“你们说你们是来看我的,我有什么好看,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们是来找我切磋武艺的吧。”萧景琰正喝着茶,蒙挚过于直白的话让他小小呛了一下。七皇子认为蒙挚是自己皇长兄的客人,怎么好多添麻烦,还想推辞几句客套下,林殊却已经蹭地跳起来,打算挽袖子了,“蒙大哥你等等,我这件外袍脏了我爹又要说我。”林殊两下脱了外衣,头都没回就将衣服塞进萧景琰怀里,紧了紧中衣系带便跑到院中对蒙挚抱拳行礼然后拉开了架势。

“太好了,我这一天到晚一个人练习实在没意思,之前有个夏春来找我练了两天又跑了,小兄弟你可要常来。”蒙挚说话间就已出招,林殊招架之下便知对方远胜自己许多,可正是如此他才更兴奋。蒙挚无论是力道还是身法都遥遥领先,更何况林殊身量还差他许多,手短脚短时有不及,几回合下来被对方一手按住肩膀另一手抓住手腕反扭,动也动不得。蒙挚哈哈笑了两声松开手,很是亲切的在林殊背上拍了拍,“你很不错,以后常来,我教你打拳。”

“蒙大哥,我平日练的是剑,今天没拿,下次咱们两个切磋剑法。我叫林殊,你叫我小殊就好。”林殊觉得与蒙挚虽然才见就已经亲近极了,正交谈着,回头便看见一直站在一旁的萧景琰,跑过去拿起对方怀中自己的衣服,匆匆忙忙地往身上套,“景琰,你刚才看出点什么没有,蒙大哥的寸劲用的可真是太好了,我有一招差点被他擦着现在胸口都发闷呢。还有他的擒拿手,他掐穴特别准,我手腕现在还麻着……景琰?你瞪我干什么。”林殊穿好衣服,总算发现萧景琰一直都没说话,神情也不如他一般雀跃,终于想起来之前自己承诺绝不惹麻烦的话来。他抱歉笑笑,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你看这也不叫麻烦吧,蒙大哥一点也没有不高兴啊。”

“冒冒失失,哪有见面没说上两句就直接拉人下场的。”萧景琰本来想要多说林殊几句,但最终也就想了这一点。其实方才看好友与蒙挚那一番打斗时,他自己也难免心痒,不过毕竟是皇子,萧景琰行事还是要比林殊多点顾忌,所以止住了心思。“你刚才说胸闷,真没事吗?蒙先,蒙大哥真没打到你?你别乱逞能啊!”还是林殊身体如何更令萧景琰挂心,他这个好兄弟自小就不甚注意自己身体,也是老天给了他一副钢筋铁骨打的好身子,偶尔擦破皮撞出淤青之类的小伤,不用三五天就能好得很彻底。可也有时候林殊自己不觉得有事实际却伤了里子,是以萧景琰听说林殊胸闷便要多问几句,他一边替林殊整好衣襟,一边试着按压好友胸口询问痛感,不过这一次林殊是真没什么大碍,倒是被萧景琰戳了几下发痒笑起来。

“你们两个笑什么呢?”蒙挚从屋里走出来,他这一上午一直没停歇早就汗透衣衫,方才得空去换了一件,出来便看见两个少年笑作一团,你戳我一下我拍你一下的闹着,“你俩感情是真好,对了皇子殿下,刚才忘了招待你别见怪啊。”

“没事蒙大哥,景琰他看咱们两个过招就有进益了,都说旁观者清,他所得的说不定比我还多呢。”林殊又偷着戳了萧景琰腰上一下,紧接着就严正肃立,绷得直直的像是上紧弦的弓一般。萧景琰见好友样子上正经起来也不好再打闹回去,也收敛起笑闹的心思,不过他心里记下这一笔,等蒙挚看不见了他肯定还要换回去。

“光看有什么好的,武功就是要上手练嘛,皇子殿下啊,”蒙挚刚想说自己愿意再和萧景琰切磋一下,可是想起自己才换了衣服,而这一身再湿透了他能换的衣物可就没有了,于是尴尬的顿住,目光在萧景琰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又看了看林殊,一个好主意难得的击中了他,“皇子殿下你和小殊比试一番,我看看说不定能说点什么出来。”紧接着蒙挚又走到院子一侧的武器架上挑了两把剑出来,在手中试了试重量,隔空扔给了萧景琰和林殊,“小殊说他是用剑的,太子殿下既然也用剑那想必皇子殿下你也是,你们看看这两把剑趁不趁手,要是可以就先用着。”

林殊手中拿到剑就立刻抽剑出鞘,剑光雪亮剑吟清越,这绝对是一把相当不错的剑,他反复仔细看过越看越满意,心中冲动几乎要立刻使套剑法出来练一练。一抬头,林殊正对上同样看过来的萧景琰,当即知晓对方所想与他别无二致,两人点了下头,双双走到场中。

萧景琰的武功是太子手把手教出来的,萧景禹本来走的是皇家高手的路子,风格光明大气招式偏重套路,好看花哨的不少。不过由于太子总觉得不够实用,并不是很喜欢,于是到了萧景琰这里也有了些变化,消减花招偏向朴实,但总体上还是堂堂正正四方规矩。而林殊的武艺是幼承庭训,林燮元帅对他的训练从无一日放松。不过元帅一方面是高手同时又是战场拼杀的武将,武功招式除了当初学武时那些还加上了长年沙场对敌总结的经验,时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奇招。这一点在林殊身上体现更深,他举一反三的能力极强,少年人心思灵活身体灵动,打斗时旋转腾挪得快了,有时不注意就多了点戏弄对手的意思。殊琰二人比试的结果细数起来,还是林殊胜局多一些。不过如果有林帅或者宫中教习的师傅观战,萧景琰由于基本功扎实获得的表扬会更多。林殊常常提醒自身不要过于偏重技巧,萧景琰则经常想要学学林殊的机敏。

这一场也是同样,萧景琰的招式精熟林殊的应对迅速,又加上二人平日没少互相交流,对对方的武功套路极为熟悉,双方的优劣显露的很快。蒙挚看了一会儿便高声道,“皇子殿下,别总想着攻击小殊中路,他下面防备不够那么大的空隙最适合攻击。”过一会儿又嚷,“小殊,你乱跳什么,既然他用刺你就用缠,转的像个风车除了晃眼什么用没有,你都是在白费力气。”在他不时的插一句说一嘴的帮助下,林殊和萧景琰倒是打出了更多乐趣,有点好久没有过的畅快感,当然以前的习惯有时还是改不过来,不过有这一次蒙挚指点,他们循序渐进练下去定然能与往日不同。

“皇子殿下的功夫基础打得牢招式也正统,就这么练下去错不了。小殊你鬼点子多,用平斩对直刺,教你武艺的是军中将领吧,不然你这么做可太冒险了。”蒙挚轻易便将刚才的对局复述出来,一招一式说的都有理有据,林殊萧景琰只觉得对战时自己每一瞬的想法都被人猜透,对蒙挚更添一分敬佩。

“小殊的武艺是林帅教出来的,自然是军中风气重,蒙大哥你说的太对了。”萧景琰经过这样一番互动后与蒙挚也熟悉起来,谁料蒙挚听他说到林帅,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林帅?林燮元帅?小殊是林元帅的儿子?”“对啊除了林帅,咱们大梁也没有其他姓林的将领了,蒙大哥你也仰慕林帅?”林燮战功彪炳,在大梁无人不晓,仰慕他的人到处都是,萧景琰见到蒙挚这般反应自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林殊立刻发出邀请,对蒙挚说若是想见他父亲尽管去林府找他,愿意帮蒙挚引荐。其实在他内心还期望着让蒙挚与他父亲较量一番,如果到时他有机会一旁观摩,肯定能给他不一样的启示。

林殊与萧景琰告别了蒙挚,再看天色也有些晚了,原来是三人一聊起来太尽兴忘了时间,萧景琰还要赶回宫中,便与林殊别过。没了萧景琰,林殊一个人也不觉得在街上乱逛有什么意趣,自然也是早早回家了。

 

萧景琰与林殊亲近,两人稍微年纪大些时长辈们就很放心他们时常聚在一起,是以这几年里二人少有三四天还不见一面的时候。这一次偏偏凑巧,萧景琰回到宫中后好几日都被太子叫去领在身旁教导——南楚使团来献降表,这也是镇南的穆王爷今年进京如此声势浩大的原因之一。而林殊则是没原因的消失了好几天,等到萧景琰想起来自己忙了这么多天都没和好友说一声,才意识到对方其实也忘了要给他传一句话。心里说不出的别扭的萧景琰总算得了空闲跑出宫找林殊,到了林府却被告知林殊根本不在家,遍处寻过,一直到了蒙挚那里找到林殊。

还有穆霓凰。

萧景琰其实是有点糊涂的,他在蒙挚这里找到林殊不起鬼,但找到林殊还带着霓凰郡主就出乎他的意料了,更令他意外的是当他走进蒙挚院子里,正在和蒙挚切磋的不是林殊,而是金枝玉叶的小郡主。自然,林殊也是一身短打劲装,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给霓凰支招,就是眼力还差一些,有时候招数喊出去霓凰根本做不到,或者就是正中蒙挚下怀给对方喂了一招。再又一次点了昏招之后,霓凰彻底无回天之力,跳下场来坐到另一张凳子上气鼓鼓地瞪着林殊。“怎么样霓凰,我说蒙大哥武功好没错吧,带你来没骗你吧?要不要考虑原谅哥哥之前的冒失?”“本来要原谅了,林殊哥哥你乱指点害我输了,我现在打算再记你一笔。”少女微嗔,可是转眼又换了笑颜,“蒙大哥,你真厉害。”

霓凰和蒙挚说着话,林殊不经意回首就看见还愣在门口的萧景琰,立刻站起身跑过去结结实实的拥抱了对方,力道有些大,萧景琰一时不防还后退了小半步,“景琰,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找我?”

“还说我呢,你最近也没给我来消息,都在和蒙大哥偷师,竟然还把郡主也带出来了……”萧景琰将林殊放下,想起之前两人的戏言,心里一时玩闹心起,压低声音说了一句,“你们年龄相当,玩到一起也很正常。”说完面上忍笑只盯着林殊看,林殊开始奇怪好友怎么没再说下去,随即反应过来,睁圆眼睛推搡了萧景琰一下,“胡说什么,不知羞。”

“什么不知羞?”霓凰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她个子矮,仰头看着萧景琰和林殊,一派天真模样。七皇子到底脸皮薄,顿时像是被猫叼住了舌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林殊这时候则得意起来,“是啊,景琰,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还好还好,蒙挚唤三个少年进到院子里去,萧景琰这才逃过一劫。

 

第二章·终


苏靖清水欢乐向文本《以琰治世》通贩链接点这里

收录《愿世长安》全文

吃土作者非常渴望完售啊QAQ余本还有十二本QAQ同好们来把他们带走好不好

本子并不会参加任何展会,只有通贩哦,喜欢欢乐糖类文的就下手吧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