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轩辕

做一棵自强不息的圣诞树,在极地里摇啊摇啊摇⊙▽⊙

【殊琰】愿世长安(第三章,第四更)(原以琰治世更名)


吾友景琰爱鉴,拜启者。
自金陵别后,半月有余,甚念。
“景琰,写这封信的时候军队已经行进到黔州府,我知道这个速度并不像是以前咱们听说过的赤焰行军如风雷动一样的精彩传奇,但这次的军队一部分是新兵,另一部分是换防的西山营兵力,父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整支队伍训练到这个程度已经很难得了。和我一间帐篷的老哥这几日每日扎营都累得腰酸背痛,听说以前西山营训练的强度还不及我们赤焰一半,不过西山营是地方驻军,赤焰守的则是边疆,有区别是肯定的,但以后要是我做将领,不论分到哪里,我肯定要严格练军,意外……”萧景琰看到这里,字迹被几道粗杠胡乱画掉了,他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先翻到第二页信纸,果然有林燮的字迹。
“小儿狂妄,无心之语,我朝自然四野安泰。”
“我爹一定要盯着我写信,没办法,赤焰行军时每个人要背着自己的全部行囊,笔和纸还好一点,砚台太重我就没拿。我现在想写信还要找机会来向父帅讨墨用,可能不能像之前答应你那样日日一封信件了。”
“而且军营里信使也少,寄信比我想象的更不方便,只能将几次的信攒下来一次发出。景琰你就多等几日,我保证每次你收到的信都像簿册一样厚,如何?”
萧景琰读到这里会心一笑,他能想象林殊就在他眼前,坐在桌子对面与他商量事情,他可以想象的很真实,要是林殊在此处,他说这话时一定会挑一下眉,伴随着话音末尾轻巧上扬,说的话是在商量,此时要是萧景琰一抬头,准能发现自己被林殊的目光锁住,气势上莫名其妙就弱下来,最后总归是林殊怎么说,他就决定成了什么样子。
“儿子若是回小殊军中信件往来不方便,少些一些也可,他定然给我寄回内容两倍于这次的信来。儿子想林帅的墨还要写军情文件,节省一些总归是好的,所以就顺着小殊的话,告诉他我很是期待他寄过来的流水账。”萧景琰对自己的母亲说完,自己又低头看了一眼手手中林殊的来信,小心的翻了翻,还是觉得放入怀中更稳妥,于是便这么做了。
“小殊寄来的东西,景琰总是格外细心的保存,平日却不见他这般仔细,连我这个母亲都不能看一眼的。”坐在上首的静嫔对宸妃笑语,萧景琰这才想起来昨日宫人传信说的是宸妃娘娘想知道侄儿近来的状况,他尴尬地看向宸妃娘娘,正对上对方笑眯眯看过来的目光,于是连忙将信件拿出又递了上去。
“还好这是我先看见的,晋阳昨日还拿我那木头兄长并侄子的家信来给我看,我大哥就是永远一句一切安好勿用惦念然后就接不上半句话。她昨日还说小殊也跟着我大哥学坏,用一页纸就把她打发了,要是让她看见给你这封,怕是立刻纵马要去追小殊解释的。”宸妃娘娘捂住嘴轻咳一下掩饰忍不住的笑声,“不过也好,小殊总算是没学我大哥的毛病,只是都写到景琰你这里了。”
宸妃娘娘这般说,萧景琰自然记得在给林殊的回信里加上让他对和晋阳长公主说几句的劝告,结果又过了半月有余,他收到的回信里多了半张纸林殊的抱怨。不是说别的,全是在讲他写了多少的字,手腕比练剑还酸,这一回绝对做到两边公平,景琰不用担心被他姑姑宸妃笑几句的时候一定要记起他的好处来云云。
“越大越爱撒娇,你小时候怎么不这样可爱一点。”萧景琰提笔书写,写下后再看又觉得语气里亲昵太过,可是又舍不得改,哪怕是被林殊拣出这句笑一番他也愿意,好友一定会说他只不过年长两岁无需得意,但是为什么不呢,他比林殊多了几年对对方的记忆,这从来都是萧景琰暗暗欢喜的事情。
林殊来信的频率在最初几月还有些不稳,北境天寒,下雪后道路不通的现象时有发生,冬天那几个月里最长一次萧景琰等了一个半月最后收到了两封信件。直到转过年来春季又至,林殊的信才逐渐规律起来,一般是半个月会有一封送达,这其实已经是托了长公主与林帅夫妻二人信件往来之福了,萧景琰也不贪念更多。但是也有人说他对日子记得格外的牢,原因他自然知晓,虽然不刻意为之,可是萧景琰经常会算算离林殊的下一封信件到来还有多长时间,次数多了,当然对日期更加敏感。
毫无预兆的,整整三月,萧景琰没有收到林殊一封信件,连只言片语都未曾得到。
萧景琰知道,晋阳长公主那边收到的家信并没有异常状况,林殊只是突然停止了给他邮寄信件。他仔细的回忆了好几次上一次回信时自己说的话语,应该是并无不妥,似乎现下这种状况只能归结在林殊身上。
待到林殊终于又邮寄给他一封信时,信件便只剩了薄薄一张纸。
“一切安好,勿用惦念。”
萧景琰只觉得,就连林殊的字迹,好似也与以前有了什么不同。

第三章·终

TBC

作者的话:下一章开始就可以愉快的时间跳跃了
今天是最后的小林殊小景琰
以后就可以开心的谈恋爱了
以及远距离恋爱怕什么,景琰会脑电波成像啊⊙▽⊙

稍后全章放出

评论(9)

热度(41)